首页 >>游记攻略 >>我的英国游学生活:牛津,我来过

我的英国游学生活:牛津,我来过30天
  • isoe

  • 2019年1
  • 广州
  • 英国
收藏() 推荐() 浏览82 评论

说到英国,余味无穷。从童年起,就对这个遥远的国度有着莫名的憧憬。它有着殖民帝国的头衔,它有着一个叫"雾都"的首都,它有着世界顶级的大学,它有着世界最普及的语言——英语。实话说,我的英语水平在班上还算优秀,但在英国那全英语的环境里还是有所不足——这也正是我这次英国之行的目的: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

 

自从踏入这片土地,我就感到了一种高度的秩序感——也是中国所不能比拟的。人们井井有条地生活、工作,没有一丝慌乱。英国的车辆很特别,一般的车子只有一个门并且驾驶座在右边,尤其是巴士,从来都是靠左停车。坐巴士如果你要下车,你就必须按铃,如果你不按铃,巴士就可能会直接开过,甚至还有专门的残疾人座位以及摆放轮椅的地方。当然,这边的巴士很多很多都是双层的,在中国,平时很少有体验乘双层巴士的经历,当然,这种文化差异并不奇怪。英国的城市和英国的居民区差别是非常大的。在英国,你家附近总有公园或绿地,并且还不准车开进去。当我来到了寄宿家庭的时候,我就被这幅祥和的景象震撼了。生活在这么美好、安静、卫生的环境里,实在是花钱都买不来的享受。居民区的街道干干净净,旁边则是整整齐齐地一栋栋房子。我想,人人都住这么一栋栋类似于小别墅的低矮的平房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英国本身人口密度并不大,至少不如中国;二是英国人相对来说大多都比较富有。

 

一阵寒暄之后,提着笨重的行李,我来到了寄宿家庭的家中。这个寄宿家庭的主人是一对夫妇,一个叫Helen,一个叫Luck,有趣的是,男主人是一个黑人。说实话,他们的房屋的走廊稍微有些拥挤,但是房间却是十分的大,并且整洁。尤其是厨房,在中国你难以想象一个家庭会有那么干净的厨房。他们家的客厅明亮且宽敞,布置得十分得体,他们经常会在这儿接待一些客人。Helen带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去房间,期间要经过一段楼梯,不满意的是,那一段盘旋的楼梯十分狭窄,给提箱子的我们带来了不便。二楼相对来说比一楼狭窄多了,我看了一圈四周,到处都刷的白白的,给了我一种错觉,好像二楼除了墙就是我的房间和洗手间一样,后来才发现其实不然,原来所有的房间门也是白的。不过我倒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到处都铺了地毯。无论是楼梯,还是地板,到处都铺了地毯。我感到国外一切都不一样,寄宿家庭吃的东西,拿什么娱乐,都跟我所熟悉的生活不一样。但是,在我看来,他们都十分的友好,愿意接受外来的文化。跟Helen交流了一阵子,我把我从中国带来的一个木篮子送给了她,她非常高兴,当即就把它放到了厨房的食品柜里。他们家的小孩也很有趣。最大的那个男孩子叫Kelan ,十二三岁的样子,看到人不理不睬的,平时喜欢玩游戏。有个小女孩叫Faith ,这个家伙很好玩,无论什么时候,每次见到我们都打招呼,喜欢含糊不清地说话,大概要去上学了。还有一个宝宝,叫什么我忘了,不过Helen请假在家天天照顾,很可爱的一个小宝宝。寄宿家庭也教了我很多,有一次我的腿受伤了,我找到Helen帮忙,可是我忙活了半天硬是不知道创可贴该怎么表达,最后还是Helen教我这个单词,plaster,我估计永远都不会忘记。还有一次,我带着一盒吃的想加热,找到Helen不知该怎么说,Helen有一次帮我搞定,教我学怎么说日常用品。我还经常和他们一家看电视,看电视剧,尽管我看得不太懂,但是和寄宿家庭在一起,我学会了很多。

 

我们上课的地方是一个叫Kassam Stadium的体育馆。规格与国内的体育馆差不多甚至还小一点,从附近的小山丘上看,这座体育馆是由三座蓝白相间的建筑物构成的,分成了三个大看台,其中最大的那个里面有若干间包厢,我们就是在那里上课的。到牛津的第一天,我们所有参加游学团的成员都在这里进行了分级考试。在这里,我们分为四个等级,包括我在内大部分的同学都是处在第三级的阶段。背靠着绿茵场,我们终于迎来了我们的第一个老师Ina。Ina是一个个子挺高,白皮肤的女性。我们领到了我们的教材,当我看到教材的时候,我心里一惊,竟然是全英文的!没想到外国的教材与国内的完全不同,起初还有点不适应,不过单词大部分都学过,我还是很快就适应了。Ina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上课之前来抽查大家的前一天学过的内容。每次,Ina就会把那个词的意思说出来然后点人回答。在我印象里,每次聪明的德国人都是回答的最好的,西班牙人第二,我们则是最差的。还好,上久了我便想起上课前复习一下学过的东西。很快,第一节课上完了,老师给了我们20分钟的课后时间来休息。我往外看去,走廊上挤满了各种人种,在EF,见到什么国家的人都不奇怪。我注意到了门背后,EF分班的方式很奇怪,他们在门背后贴上一张图片,有时是电影人物,有时是歌手团体,总之是让我大开眼界。休息时间一过,第二个老师走了进来,他叫Alan,是一个矮个的男人。他的上课风格与Ina不同,他一般喜欢给我们做练习,布置作业。印象深刻的有一次还让我们不同国家的组合在一起来回答有关英国的问题,那些问题我绝大多数都不会,但是我和德国人讨论答案,结果居然获胜了。

 

他们布置的家庭作业也很奇怪。这边的作业并不是要你做题,做练习,而是要你去做个社会调查,上课时再把你们小组的结果汇报。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次家庭作业。那时我们刚上完第一课"Fassion",作业是让我们调查牛津流行的服装,以及跟自己国家的相同与不同,最后在阐述自己的感受。我记得那一天我们在 University Park 中踢完球后,大家都闲散的坐在地上休息。我突然想起了家庭作业,自己的作业还是一片空白。无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完成,于是询问了一下在地上休息的团员:结果大家都差不多。我火速叫起了我的搭档Quantum,那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和我同级的学生。我问:"你做的怎么样了?"

 

答:"我问了寄宿家庭了,他们说这些这些……"说着拿出了笔记本。

 

我又问:"不是吧,这作业不是要我们去问社会上的人吗?只问寄宿家庭不够的吧。"

 

他无奈,"那好,等一下去问。问多少人?"

 

我说:"随便几个人就行了,只要有代表性。"我快速把笔和笔记本准备好。

 

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们的当地领队Nardos。她是一个黑人,但也不是纯黑的那种,属于比较好看的肤色,在牛津的20天里,她一直是我们的当地领队。我想了想,就走过去。跟外国人搭话,我们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先是我的一句"Excuse me?",让Nardos反应过来,然后quantum就问:"Can I make a interview with you?",老外愣了一下子,我觉得这样说不是很稳妥,在旁边插了一句" Can we ask you somequestions?"Nardos 终于明白了我们的意思回了一句OK,让我们开始提问。

 

首先是quantum,他问:"What’s the fassion this year in Oxford?"

 

结果Nardos又好像有点不太懂我们说什么,我在旁边补充"Such as clothes ,youknow."

 

Nardos思索了一阵,有点谦虚的说:"I’m sorry , I’m afraid that I don’t know fassions very well. Let me see,may be skirts ,shorts , sandals……"

 

我打断了她的话,"How to spell sandals?Can you write down here?"

 

"Ofcourse."Nardos 接过笔,刷刷的写了起来,我后来查了字典才知道,原来这个是"凉鞋"的意思。接着她又说了几个单词,然后示意我们问别人,急忙脱身了。

 

我忽然觉得,这才是要我们做这次家庭作业的意义所在,要我们从当地人身上学习真正的生活上的英语。接下来,我和Quantum又问了在场的许多人,包括:当地的领队、树下读书的大学生、快餐店的老板,甚至还有一个中国人。很快,我的笔记本就记满了单词,有重复的,但更多的是我看不懂的。我笑笑,对Quantum说:"资料收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就靠自己了,现在回家好了。"然后,和Quantum以及纷纷离去的团友一起步行去车站,各自回家。

 

结果那次家庭作业的汇报,我们大放异彩,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甜蜜,一种成功感。这是用双手获得的成绩,当然还学了不少新单词。

 

每到周末,我们通常会有丰富的活动,诸如逛街,游览一类。我们每次都约定在Bonn Square 集合,那个人来人往的,同学很喜欢戏称"炸弹广场"的小广场。那个地方位于High Street 上,来回方便。说到牛津,就不能不提那条"High Street",它几乎是我们这一带最繁华的一条街了,我甚至在杂志上的广告,都能经常见到它的名字。这条街对我来说实在太长了,就算是在地图上也是庞然大物,街上坐落了各种各样的小店,你能想到的,在这条街都能找到。在High Street 下车,走一段路才能到"炸弹广场",有时运气好的话,你还能看到卖艺人在广场上表演。这边的卖艺人档次的话都还比较高,比如说就有个萨克斯和吉他的组合让我印象深刻,歌唱得好,乐器奏的更好。这在国内都还比较少见。

 

在这边我逛街带来的最大的感受就是:该贵的不贵,不该贵的贵死了。在牛津买可乐,在外面最便宜都是1榜一罐,相当于10块钱一罐,甚至一瓶水也是这样。在这里,吃最低标准的一顿饭至少也要个2到3磅的样子。而那些苹果的电脑和MP3卖的却是相当便宜,一般都是便宜个几百块钱的样子,对我来说实在是欲哭无泪,因为我也想要一台。不过吃饭的话,我很少在这边花钱,因为早餐你在寄宿家庭吃了,午饭他给你做好了,晚餐就等你回去吃,除非实在忍不住了,我才会出去好好吃一顿。在这3个星期里,我总共的零花钱只有100磅,我可不敢花太多钱,所以花钱主要是在买衣服和鞋子上,这边的衣服有时候又便宜又好,我流连在商场,真是乐不思蜀。

 

当然,吸收知识才是游学的主要目的,算起来,我们去过的地方也算丰富的了。比方说:伦敦、Christ Church、剑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大英博物馆、莎士比亚的故居等等。说起英国的建筑,我就很欣赏英国。他们保护老建筑保护的相当好,在现代化的同时还不忘了过去的文明。在街头,钟楼,土墙随处可见,散发出一种博大精深的西方文化,与中国的大街完全不同。他们的教堂气势磅礴,高耸入云,还未走进,就已经隐隐感觉到庄严、神圣的气息。走进了英国的教堂,看着光从四面的五颜六色的壁画上透出来,仿佛真的沐浴在基督教的洗涤里。抬头向上看,只有超高的穹顶,没有什么楼层之分,整座教堂就是中空的。有时候,还可以听见唱诗班的歌声,那真是涤荡心灵。旁边就是一层层的座椅,还配有《圣经》等书籍,应该是供给教徒们祈祷用的。只可惜进门的时候我们被通知不得开闪光灯照相,不能尽情的拍照。事实上,很多地方都是禁止闪光灯的,因为这样会加快文物的毁坏,博物馆就是典型。我最喜欢的博物馆还是位于Ritts River 的博物馆。第一次去还吓了一跳,门口有棵参天大树,那还真是相当的高,足以和一些建筑媲美了。更离谱的是,旁边露天居然摆了一堆树根,盘根错节的,看上去很恶心。不过这也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们进了门,一来就是一副巨大的不知名的动物的牙齿骨架,看那气势,似乎要把你给生吞似地。Nardos 还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Worksheet ,让我们一边游览一边做题目。我就不理解,做作业的时候还怎么认真参观啊?不过我还是抓紧时间去做了。果然,我只是把展窗很粗略的看了一遍,不停地在做题。我看了看时间,不多了,赶紧放弃作业,抓紧时间尽情欣赏去了。我看着那些恐龙骨架,那些矿石,多么壮观啊!不过时间不允许我细看了,我到了别的场馆。另外一个场馆展出的是各地的文明成果。我看得津津有味,可当我看到中国的时候,却停下了。因为这引发了我的思考。我想起了英国当年对中国犯下的罪行,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英国看到大量的文物,该怎么对待?我想了想,放下了这个问题,因为,时代变迁了,不可能总把这些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好好面对现在的事情才是我们该做的。我游览完走出这座博物馆时,感慨万千。

 

在路上,我翻了翻我的相机,发现我居然已经找了千把张照片了。这既让我很高兴,又让我很纳闷。高兴的是,我有资源去做毕业时候用的我们小组的短片了;纳闷的是,我并不是很爱拍照,一定是英国的景致太美了,以至于我都没有发现我在不停的拍照片吧。至于那个短片,是每个小组的人都要做的,先做一点发言,然后就展示我们牛津的生活的短片。老师有时候给我们发电脑,我们才有机会去做那个短片。不过,我们的那个小组,The BLACK’s ,准备的不充分,那两个西班牙人Boro和Ramon他们没有带相机来。Boro是个很友好的家伙,每次见到我都会跟我打招呼,并且他上课他学习也很好。Ramon这个家伙是个活宝,经常弄得大家大笑,我们都叫他"Lady Gaga",他们都对我挺不错,我也很喜欢他们。虽然我们组做的比较仓促,但是效果绝对好,我对自己的技术是有信心的。果然,在毕业上,我们的小组获得了满堂喝彩。

 

毕业的时候充满了欢笑。在毕业典礼上,每个老师都对自己的学生颁发证书和奖项,因为我们已经顺利的完成了EF的学业。不管是谁上去领证书,台下都有雷霆般的掌声及欢呼声,这么多个国家的人真正的融入了一起,欢声和笑语萦绕在每个人心中。当我去领奖的时候,我也是心情很激动。因为在这愉快的3个星期里,我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不忍心就这么分开了,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友好,每个角落都是那么的美丽,现在到了离别的时候,发现已经很难割舍了。当老师念到我的名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接过老师给我的证书,大声的道谢并带着灿烂的笑容,不过,更开心的还在后面,Ina对我说:"Congratulation! You have a specialaward!"我惊呆了,还有特别奖?Ina接着解释说我是一个电脑天才并且每次学新单词特别棒。我激动的无言以对,只好再感谢,然后转过头跟Ina照相。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么一位博学多才的老师,喜欢她的课堂。

 

毕业典礼一结束,就象征着我们的游学结束了,尽管还有很多事情想做,但是不得不离开了。我让我所有的外国同学在我的EF护照上留下了联系方式,跟寄宿家庭写了一封感谢信,给同学家人买了礼物,我才心满意足的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家了。

 

在牛津这三个星期的经历,是我一生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我会更加珍惜以后的每一次学习,直到我能真正生活在这个迷人的国家里。

 

以上就是我的英国游学生活的全部内容。文章来源:网络,侵立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