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记攻略 >>肯尼亚义工旅行-记我人生的第一次

肯尼亚义工旅行-记我人生的第一次30天
  • michelle

  • 2019年8
  • 不限
  • 肯尼亚
收藏() 推荐() 浏览24 评论

当太阳坠落地平线下,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另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我对非洲的思念已是一种莫名的惆怅。

在非洲义工旅行期间,我经历了无数的第一次。

一、第一次见到艾滋病患者

第一次见到艾滋病患者,是事后才被告知的。临走时,那位女孩子送我一根手链带上,至今还放在我的饰品盒子里,非常珍贵。后来,有机会对她进行访谈,才发现艾滋病患者的不易。感染艾滋之后,免疫力严重下降,于是并发各种疾病;体重也骤减,不能控制。这里的艾滋病患者都能得到政府的免费治疗,身体很快可以得到恢复,但即使可以劳作,却因为缺乏工作机会和遭人歧视而待业在家。我曾经访谈过一名艾滋病患者。她至今没有将自己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告知自己的儿女,原因是担心儿女弃她而去。因此,她的儿女没有一人去进行测试,试想如果其中有人已经感染却不知情,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二、 第一次教人种“麻袋蔬菜”

由于肯尼亚的贫民窟的脏乱差使食品安全很成问题,再加上水资源的严重短缺,当地贫民极其匮乏安全的食品。而“麻袋蔬菜”的种植可以大大缓解这种情形。一个“麻袋蔬菜”的种植可以提供一家四口每天的蔬菜,且价格极其低廉并可持续不断的生长循环。于是,“麻袋蔬菜”种植方式的传播对贫民基本的饮食需求将带来举足轻重的影响。我们将这种方法教给了学校里的孩子们,希望他们能将这种简单的技术带回家,学以致用,使得从此,贫民窟的每家每户都能每天吃上新鲜的蔬菜。

在种植教学的过程中,黑人小孩的体力果然非同小觑,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就能挑一桶20斤左右的泥土。在这样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挑上一桶就累得气喘吁吁,于是大部分时间只能站在一旁指挥。孩子们的模仿能力很强,稍作示范,就能立刻掌握。一会儿功夫,一个麻袋就全种上了,人多力量大,果然好做事。

三、第一次教人绘画

回顾我在肯尼亚的外教生涯,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记忆。对于艺术教育,我始终固执的认为:艺术始终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重要的是你能够抓住艺术的灵魂。对于小孩子的艺术教育,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去发现美,锻炼他们发现美的能力,提高他们欣赏美的素质,并以此去打开他们创造的思维,而不是去限制他们任何想要表达的欲望。基于这些理论,我在实践和反思中摸索着前行。

我所服务的学校位于内罗毕第二大贫民窟,一所非正式的小学。孩子们大都活蹦乱跳,忽闪着硕大的眼睛望着你,真挚到你忍不住上前去拥抱他们。一旦老师说到开始上课,他们就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齐刷刷的站起来,高声地说老师好。我不喜欢这种规矩,于是告诉他们我们的课堂的要求就是没有要求,我们的目的就是玩,而绘画是玩的方式之一。我告诉他们绘画的目的是自由的表达,唯一需要的就是去感应你周围的世界,然后通过各种材料表达你想表达的思想、愿望、或者理想。他们听了都很高兴,拿着画笔手舞足蹈的,还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来画去。孩子们天生的表现欲深深地感动了我,真希望自由的表现不会被应试的教学方式扼杀,千万不要伤害孩子们幼小的心灵。

为了培养他们的感知能力,我教她们玩各种游戏,比如老鹰捉小鸡,木头人等等,并在玩之前提醒他们,注意观察并留意自己在游戏中的感受,等到游戏结束之后,带着自己的感受去写一篇作文,鉴于对游戏的敏感程度,他们表现各异,常常将你带入充满童真的奇幻世界。

在绘画的过程中,我并不希望他们拘于一个题目的表面,提醒他们去挖掘词语本身深不见底的内涵,他们的画作各具特色。比如,我出过一个题目“家”。通过对他们启发式的开导,他们并没有将画面局限于房子、父母,而是将对家的感觉通过各种事物进行表达,描绘出各式各样的图画。山河草木、车马牛郎,甚至是一把椅子也能渲染出家的情愫。

由于环境的限制,我没法让他们根据题目带来的灵感自己去寻找、选择他们需要的材料,但是,我为他们提供了募集自我学院的各种画材:彩铅、油画棒、水彩、水粉。材料果然是束缚创作的因素,用水彩、水粉创作的画作明显要比用彩铅、油画棒更具多种可能性。但是,当你在动作之前,先将形象映入脑中,材料往往会迸发出新的使用途径。我教他们先在脑中想象自己将要表达的形象,然后通过现有的材料去试图呈现这种图象,去改变被材料指使的困境。他们似懂非懂,自由的表达也是要建立在技术过硬的基础上,这样才能避免词不达意。

每周,我都会去四所不同的学校上相同的课,但往往周五那堂课会比周一的效果显著。我会根据当时的反馈进行适当的调整,使第二天的课有所改进。比如第一节课大家有互相抄袭的现象,于是乎我在第二节课就不停的强调,只能盯着自己的画纸,严谨抄袭。于是大家作品的差异变得极其明显,不再有雷同出现,更具个人特征。

虽然,贫民窟的经济状况并不能使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画下去,但让他们知道,绘画同样也是一种表达方式,对他们今后的生活也就多了各种的可能;他们怀着敏感的心,去感受这个世界,去找到更多表达这个世界的途径,无疑,也就增加了他们面对未来的筹码。

在东非发生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登上一座规模不大的火山口,才发现与在飞机上看到的火山口极其相似,让人觉得其间的联系十分诡异;第一次品尝到肯尼亚当地的传统食物,玉米粉做成的类似馒头的东西,用手掰出一小块,捏吧捏把,再蘸上一种蔬菜煮成的汁水;第一次在一座只有驴作为交通工具的小岛上穿梭徜徉;第一次坐上从蒙巴萨开往内罗毕的火车,欣赏窗外广阔平原上成群的长颈鹿、大象、斑马等等,第一次去坦桑尼亚独自旅行;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树上的豹子;第一次在桑岛翡翠绿的大海中与海豚一起游泳;第一次一个人坐上路程长达15小时的长途汽车,从达市回到内罗毕;第一次在乌干达尼罗河源头漂流;第一次在树上看到成群的鸵鸟般的大鸟...... 太多的第一次,也许也是太多的最后一次。无论如何,肯尼亚义工之旅永远是我人生中难以墨灭的轨迹,一段值得永远回味的插曲。


评论